首頁 » 他還是那個內心永遠是少年的周星馳

他還是那個內心永遠是少年的周星馳
2022/06/23
2022/06/23

周星馳60歲了。

周星馳搞笑的獨特之處,我覺得,大概是:

用一個孩子異常認真的視角,打量成人世界,戳破成年人世界慣例的虛偽。

用孩子般的視角、夸張到無邏輯的形勢,來嘲弄成年人世界的荒誕。

他電影里許多人,都帶著一點 孩子氣的初心

然后因為世俗之故,不太順利。包括但不限于包龍星小時候想當個好官。尹天仇想當個好演員。阿發的發明不太被認可。大力金剛腿和師弟們找不到工作。

最典型的,還是《功夫》。

《功夫》里,周星馳少年時滿懷理想,決心維護世界和平,下決心摔碎存錢罐,去練如來神掌。

「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?警惡懲奸,維護世界和平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好嗎?」

用力地點頭:「嗯!」

之后他以少敵多,大呼「放開那女孩」,去救黃圣依。

黑白鏡頭下彩色的棒棒糖,是他理想中的俠義。

挨了打,發現受了騙,不再相信武功了。

之后他決心當個壞人,不停教導林子聰,發狠握拳,「我要當壞人!」

這話其實也是說給自己聽的。

他去城寨勒索未遂,踩爆球欺負小孩,借理發訛錢,都是想當個合格的壞人,這樣就不會受傷害了。

找琛哥要個機會,「殺人這種念頭我每天都有的」,之后去偷襲包租婆交投名狀,也是想當個壞人。

可惜他當壞人都不成功,也就是搶了黃圣依的冰淇淋。

當時他笑得歇斯底里,何嘗不是自嘲——我們都知道,周星馳電影里夸張的大笑,都不是發自內心的了。長笑當哭罷了。

后來他下狠心要殺人,見黃圣依亮出棒棒糖后,想起少年時的自己,顯然為之震動。

那時他大為失態,還讓林子聰別跟著自己,獨自落寞而行:那是知道自己也哄不過自己了。

他把所有的錢交給了林子聰,林子聰臨走前小心翼翼分了他一瓶水。

他倆彼此都知道,周星馳還是當不成壞人。

他坐下來,頹喪不已。

那時少年的記憶不斷縈回,他才發現,自己曾經是想當個英雄的。

周星馳又不止一部電影里,會讓庸碌渾噩得過且過的小人物, 發現自我,咬牙擔當起來

比如著名的「我全都要」時刻,那段劇情眾所周知:

包龍星少年時對月發誓,想當個好官;當了九品官后昧殺良心,糊里糊涂,都被百姓當成油炸包大人了。

但婚宴上智擒豹子頭后,百姓一起夸他,之前唾吐他的小孩也送了他花,從此之后,他才真想當個好官。

以至于為戚秦氏出頭,百折不撓,終于成功。

豹子頭的「我全都要」,是個關鍵時刻。

比如跟張柏芝過了一夜,醒來把所有積蓄都給了她,聽張柏芝說一聲「謝了老板」,回頭看一眼鏡子里的自己。

于是奮然撲出去,對張柏芝大叫「我養你呀!」

這些場合之所以自然而然,是周星馳這種「發現自我」的時刻,鋪墊得好。

順從「我全都要」和就此放走張柏芝,都是選擇懦弱。

對抗「我全都要」和對張柏芝喊「我養你呀」,是選擇堅強。

《功夫》整部電影的美妙之處:

一開始相信功夫的周星馳,本來已被世俗磨礪得不相信了。

但誤入城寨后,仿佛闖入一個童年武俠信念主題樂園:

看到譚腿、鐵線拳、八卦棍……

世上真的有高手?

天殘地缺,包租公包租婆,「這就是獅吼功嗎?誰人打的太極拳?」

世上是真有功夫的——周星馳少年時信奉的功夫。

然后便是,火云邪神。

火云邪神出場極考究。先是天殘地缺說,他過于癡武,進了精神病院。斧頭幫派周星馳去找他,當時場面極為恐怖,甚至周星馳產生了《閃靈》里血海翻涌的幻覺,真讓人覺得,拉開門,里面是個怪物。

——卻是個穿著汗衫十字拖的老頭。

這是第一折。

琛哥一度不耐煩,問周星馳有沒有搞錯;斧頭幫還有小弟出來毆打邪神,打得他流鼻血。那時邪神像個瘋老頭,還招呼人家再打。

接著邪神奪槍,表演了經典的「 天下武功,無堅不破,唯快不破。」

這是第二折,忽然之間,他又有了絕代高手的范兒。

翻身出場,霸道無比,與神雕俠侶對峙。

「我只是想打死二位, 或者被二位打死。

好武好殺的乖戾之氣,愿賭服輸的高手風范,齊全了。

此時周星馳在一旁,看火云邪神與包租公包租婆對答。

包租公包租婆在決定與火云邪神為敵前,互相道了句:

「自古正邪不兩立.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!」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